28 Feb

by 白燕湾 at 11:12 under 佳作鉴赏 不指定
Tags:
作者:朱不清
  躲藏着,躲藏着,雾霾还是来了,春天的脚步远了。   
      一切都像要入睡的样子,昏昏然闭上了眼。山模糊起来了,水消退去了,太阳的脸看不见了。
     小草偷偷地从雾霾里钻出来,干干的,灰灰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的满是白雾。坐着,走着,打两个嗝,吸几口霾,堵几趟车,碰几回瓷。雾浓郁郁的,霾湿漉漉的。   高楼,电杆,广告牌,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布满了霾赶趟儿。惨白的像贞子的脸。空气带着土味;闭了眼,四周仿佛已经满是土坷垃儿。街上千型百色的口罩相互间警惕地瞅着,大小的垃圾丢来丢去。遍地都是:有可回收的,有不可回收的,散在街边里像补丁,像乞丐的眼,还眨呀眨的。
      “吹面最狠阴霾雾”,不错的,像恶棍的手蹂躏着你的鼻子,风里带着些腐烂的泥土的气息,混着尾气味儿,还有各种肥的臭,都在微微粘稠的雾霾里酝酿。蝇虫将穴安在枯枝败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的卖弄讨厌的舞姿,哼出嗡嗡的曲子,跟污风浊水应和着。公交上刺耳的喇叭,这时候也成天嘹亮的吼着。   雨是最难见到的,一等就是大半年。可别恼。偶有几滴,则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稀疏地斜织着,用泥土和炭黑的颜色刻画着大街小巷,装点着瓦屋,车顶和你的衣袖。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却暗得发黑,小草也灰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白晕的光,烘托出一片浮躁而惶恐的夜。在立交桥下,小路上,街边,有捂着嘴慢慢走着的人,棚户里还有下岗的工人,唉着声叹着气。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霾里静默着。
      天上的雾霾渐渐多了,地上的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吸各的一份霾去。“人生大计在于霾”,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绝望。
      雾霾像刚落地的老鼠,从头到脚都是灰的,它生长着。
      雾霾像小窃贼,眉飞色舞的,笑着走着。
      雾霾像健壮的强盗,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向天堂而去…
28 Feb
Tags: ,
自近现代以来,中国救亡图强的路径,就是必须不断自我改革和超越,除此别无选择。直到今天,可以说改革尚未成功,中国仍需努力。而中国改革的最大弊病和软肋,就是往往为自我设定过多过大的改革禁区,致使改革进入停滞甚至倒退的死胡同。

譬如清朝后期的“洋务运动”,因为一早就为自己设定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限制,其改革成果与同时期日本的“明治维新”远不可同日而语。后者大胆地施行了君主立宪制,从而推动了日本社会向近现代化的全面转型,而非像清朝那样一直对社会革新半推半就,最后反倒催发了辛亥革命的暴力突变。

在1970年代末期,台湾也发生了由蒋经国先生主导的重大改革,其特点是不为改革设立禁区,而是大胆地披荆斩棘,一举冲破了几十年党禁、报禁和军管戒严等深重藩篱。今天的台湾,已经成为世界上言论和思想最为自由开放的地区之一,走在了时代发展的前列。

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的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却是一波三折,历尽艰难,目前甚至有些积重难返。其中原因,固然与大陆幅员广阔,民族和文化情况复杂,总体经济起点过低,地区发展不平衡等客观因素有关;但改革毕竟事在人为,过多过大地为改革划定禁区和限制,乃是延误中国深化改革的核心障碍所在。
27 Feb


镌刻好 每道眉间心上
画间透过思量
沾染了 墨色淌
千家文 都泛黄
夜静谧 窗纱微微亮
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
相思蔓上心扉
她眷恋 梨花泪
静画红妆等谁归
空留伊人徐徐憔悴
啊 胭脂香味 卷珠帘 是为谁
啊 不见高轩 夜月明 此时难为情
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
悄悄唤醒枝芽
听微风 耳畔响
叹流水兮落花伤
谁在烟云处琴声长
谁在烟云处琴声长
有个雾霾版,演唱当然不如霍尊,但真的演绎得不错。顺便听听,也算因为唤醒环保部门——
http://www.iq...rrclfe59.html
27 Feb
     在最新公布的QS世界大学30门学科排名榜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进入前20名。
     最新的排名公布在www.topuniversities.com网站上。
     Quacquarelli Symonds(QS)是英国一家专门从事教育及升学就业的组织,成立于1990年。
     QS大学排名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的IREG的承认。
     在最新的排名中,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各自至少有一门学科入围。
     清华大学的材料科学学科排名第10, 超越了哈佛、加州理工和普林斯顿。
     此外,清华大学的化工、电子、机械、环境、土木和统计学名列世界前20。
     在最新排名表中,北京大学化学学科排世界第15。
     复旦大学的哲学和政治学入围世界前20榜单。
     在发给BBC中文网的新闻稿中,QS研究总监本•索特先生说:“这些排名说明了中国过去20年在高等教育的显著的投资计划正在开始获益。”
     他说,“中国这些大学的成功也与全球势力均衡的大转向相吻合。亚洲的大学机构逐渐兴起,并对美国、英国的学术机构形成有力竞争,尤其是在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学科方向。”
     QS中国发言人张巘补充说,“这些中国最顶尖大学在一些优势学科上开始快速赶超欧美顶级名校,这对目前中国由劳动密集型成功转型为技术知识密集型经济会起到长期而又巨大的积极作用。”
     在化学、土木工程、电子工程的学科排名上,亚洲的大学占据了世界前30名榜单中的十个名额。
     在机械工程的学科排名上,亚洲则占据了8个名额。
     新加坡国立大学在5大工程类和技术类学科中均位列世界前10。
     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入围了计算机科学世界排名的前20名。
     哈佛大学仍是世界最全优的大学,在30门学科中共有11门学科排名世界第一,比麻省理工学院多两门位列第一的学科。
27 Feb
过去一个多星期,嘀嘀打车和快的搭车展开贴身肉搏战,不但直接反映了两大互联网集团你死我活的血战,也折射出“中国式竞争”正是各国担心崛起中的中国会改变国际秩序的由来。
本月17日,嘀嘀打车宣布将给予出租车司机的补贴上调至10元(人民币,下同,约2新元),快的搭车随即宣布“永远比同行多1块”,把补贴提高到11元。第二天,嘀嘀打车和快的搭车又先后调高补贴。
嘀嘀打车和快的搭车分别是马化腾的腾讯集团和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开放的打车应用程序(App)。马化腾和马云的战争始于三年前腾讯微信的出现。微信原本只是手机上的社交平台,但微信支付的开通,刺激了马云,马云认为腾讯涉足电子商务。
于是,原本只做电子商务的阿里巴巴也进军社交和手机游戏,腾讯在电子商务领域也越做越大。嘀嘀打车和快的搭车最近的贴身肉搏战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
分页: 12/137 第一页 上页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